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區域 > 陜西 > 正文

抗“疫”一線的“釘子”周行欣

2月3日中午13點06分,城關鎮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所有工作人員都在屏氣凝神,緊張忙碌。忽然,門外“咚”得一聲,驚的所有人站起身。

正往門外走的副鎮長王超一抬頭,便看見同事周行欣摔倒在門外。

“小周,你咋了?快來人!小周暈倒了......”

躺在地上的周行欣一動不動,雙眼緊閉,面色蠟黃。

鎮機關院子的同事都圍了上來,急切地呼喊他。鎮人大主席曹波趕緊聯系離鎮機關最近的鎮衛生院,請求派人火速急救。同時,打120到縣醫院急救中心請求救援。

醫生趕到緊急實施心肺復蘇。一次、兩次、三次......周行欣終于吐出一口氣。13點32分,周行欣被抬上了120急救車。

而目睹生死危情的幾位同事,早已淚流滿面。

30歲的周行欣帶著一副近視眼鏡,看起來更像是一位文質彬彬,沉穩內斂的老師。自2015年他招考進城關鎮以后,一直在做扶貧駐村工作,年前才被調整到計劃生育辦公室任職。

1月22日,源自武漢疫區的疫情防控緊張氛圍蔓延到石泉。作為城關鎮得力的青壯干部,周行欣被抽調到新汽車站做疫情防控宣傳工作。忙碌一直持續到23日晚,他才開車到接上同樣在鄉鎮工作的妻子,連夜趕回安康與父母及3歲小兒團聚。

但疫情就是命令。隨著疫區的封城行動,全國疫情防控的警報驟然拉響。原以為可以趁七天假期好好陪陪家人的周行欣,24日(除夕)一早便接到了單位電話通知,鑒于他豐富的信息處理經驗,他被抽調到緊急成立的鎮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做信息收集處理工作,年初一準時返崗上班。

接到通知的周行欣心里五味雜陳。

他和妻子都是鄉鎮干部,分屬不同的縣和鎮,他要返崗,也就意味著妻子肯定也會馬上接到返崗通知,如果他們都走......一想到兒子撕心裂肺的哭,一想到父母祈盼了很久的團聚又要失望,他的心就針錐般的難受。除夕夜,周行欣刷著手機瀏覽網頁,看著鋪天蓋地的疫情消息,自小受到的善行教育、八年的黨性教育,此刻激蕩著他的拳拳赤子心,他暗暗下決心:應該回到崗位,應該為社會做點啥!

第二天天還沒亮,他告別了父母和妻兒,準時到指定的工作崗位報到。

鎮統籌規劃的方案措施下來,每一個村和社區的責任人也都明確了。周行欣負責從村、社區和幾個監測點收集信息,然后整理、統計、上報。城關鎮是石泉最大的中心城鎮,面積大,人口多,隨著34個村和社區全面鋪開摸排工作,幾百上千個核查線索信息源源不斷的通過網絡傳到周行欣的電腦上。但是,在統計中,周行欣發現,不斷有重復人員信息錄入進來,隨著量的增多,錯誤也層出不窮。只有給縣疫情防控指揮中心提供最準確的數據信息,才能讓全縣防控工作精準定向。周行欣知道,他要使用上報的各類信息必須做到準確無誤。“不能出現一丁點失誤!”他默默的在心里給自己下了一個“命令”。立即進行信息比對!周行欣沒有時間猶豫,也沒有任何抱怨,海量的信息連續匯聚到他電腦上,一個個人名、一串串電話號碼、一個個返鄉地址、途經地址一一從他眼前閃過。哪些是湖北?哪些是武漢?哪些是其他省市?哪些是省內?不停的篩選、不停的再核實,然后一一聯絡各村、各社區,將居家隔離人名單準確無誤的落實給相關責任人。精神高度集中,目不轉睛盯著電腦,他常常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

從1月25日到2月2日,連續8天,夜夜至凌晨2點多。而到每一個清晨,他又會準時坐到崗位上。上廁所,腳步匆匆;吃飯,五分鐘完事;加班到深夜餓了,就和同事一起樂呵呵的泡方便面。

“周主任特別能坐,一坐到電腦跟前就跟‘釘子’釘上去了一樣,特別認真。如果不上廁所,他可以半天不起身。”同事苗青如是說。

長時間超負荷運轉,令他這天中午感到極度不適。胸悶,喘不上氣,察覺到身體異樣的他,起身走到機關院子,在轉了一圈返回辦公室的門口,他卻突然意識模糊,暈倒在地。

周行欣住進了醫院。妻子得知消息,哭了整整一夜。因為區域隔離,父母和妻子都沒法到石泉來看他,家人反復叮嚀一定要好好治療好好休養。

誰都沒想到,性急的周行欣一天之后便出院了。2月6日,他不顧領導勸阻,堅持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工作量這么大,大家都在全力以赴,我不能閑著。要是閑著,我自己都看不慣自己。”周行欣說。

他的這份認真,這種執著的“釘子”精神,令人肅然起敬。

當聽說要宣傳他,他態度很堅決的拒絕。他說:“我只是奮戰在疫情防控一線很普通的一員,很多同事比我辛苦,比我敬業。暈倒的事只是意外。”

如果準確定義,周行欣就是基層抗“疫”一線的一名普通鎮干部,一名愛崗敬業的年輕黨員。但是,正因為他身上難能可貴的這份“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的大義情懷,他才有必要成為今天抗“疫”中的精神指引,在“好人榜”單上,留下他的名字。(石宣)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