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數十億善款要變成疫區所需物資,到底有多難?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 | 北京-武漢連線報道

疫情仍在蔓延,牽動全國人民的心。截至目前,據媒體報道,全國各類慈善機構、商業公司、公益組織和普通民眾馳援武漢的善款已經高達數十億元,各類物資更是難以計數??梢邊^還是頻頻傳出防護用品和醫療物資告急的消息。

馳援抗疫,不僅僅是捐錢那么簡單,更需要把錢變為疫區所需的物資,采購到位并在短時間內就運送到需要的人手中。但是,這并非易事。搜集和匯總需求,找尋貨源,合理對接匹配需求和貨源,確保運輸到位,及時收貨……每一項都困難重重。更為重要的是,這還是一場與時間和生命的賽跑。

近日,武漢紅十字會被媒體曝出捐助物資積壓、分配不當等問題之后,引發了大眾的強烈關注,救命的物資怎么能卡死在“最后一公里”?如何才能讓捐助的善款和物資以最快的速度幫助到最需要幫助的人?比如,是不是可以多一些“點對點”方式,以減少中間環節,提升捐助的效率和針對性?再比如,地方紅十字會如何提高效率?物資的運輸和分發都需要專業的供應鏈系統支撐??箵粢咔?,不僅是良心活兒,更是技術活兒。

“有人在發國難財,但更多的人讓我們感動”

“這幾天,我的微信如果有五分鐘沒看,就會有三四百條未讀消息,不停的有人@我。不好意思,我先回一下這條。”好不容易約上一段時間可以接受記者的采訪,但侯怡還是需要不停地回復著微信,被她置頂的微信群就有幾十個。

侯怡是360公司黨委副書記,從1月26日大年初二開始,她和超過100多名志愿者同事們就進入了“瘋狂模式”。他們來自360公司的不同業務線,本職工作各不相同,但為了馳援疫區組成了專門的項目組。

“雖然這次馳援疫區的項目是以360公益基金會為主體的,但他們的固定人員有限,而這個項目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所以即使我們投入了超過100人的團隊,也需要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些同事甚至三四天加起來都睡不到十幾個小時。”侯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據透露,截至目前,360集團及旗下各公司主體、合作伙伴和董事長周鴻祎個人累計籌集近1億元資金,通過360基金會全部購買了各種醫療物資送到疫區。“一定要把這些錢變成實實在在的物資,并送到一線。”周鴻祎說。周鴻祎是湖北黃岡人,360公司還有很多高管也來自湖北。

之所以有如此之大的工作量,主要是因為360并非直接捐錢,而是要自己完成搜集需求、采購、運輸、捐助、追蹤的全過程。“對于疫區來說,物資比錢的意義更大,買不著、運不到的問題很嚴重。”侯怡說。

據侯怡介紹,360的善款物資雖然也有一部分是對接了慈善總會和青基會等公益組織以及各級政府部門,但基本都希望對方提供需求醫院的信息,然后直接發貨到醫院,而不再通過慈善機構中轉,這樣效率更高、時間更快。

隨著疫情的持續和蔓延,物資變得越來越緊張,更多地只能去尋找全球貨源。

1月28日,世界級游戲制作及發行公司Wargaming通過360基金會捐贈了1000萬美金,這在當時也創下了國外企業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捐助的最高記錄。

來自360游戲業務的吳健是對接Wargaming的負責人,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Wargaming首席執行官Victor Kislyi是周鴻祎的故交,當他得知疫情后,主動了聯系了周鴻祎,并希望通過360一起為疫情的防控做一些貢獻。

“Wargaming是一家非常具有慈善精神和公益經驗的公司,他們曾經在全世界范圍內做過很多慈善和公益項目,很多都是自己執行或者與NGO深度合作,而不是直接給錢就算了。這次通過360公益基金捐款,Wargaming提出了兩個最核心的要求:一是要直接作用于前線的病患和醫護工作者,盡量不要中間環節;二是要快。”吳健說。

在國內醫療物資產能不足的情況下,這1000萬美元優先用于了采購境外醫療防護物資。

“待物資送抵邊境口岸后,通關申報手續及后續的核查、質檢、運輸、發放工作則均由360集團落地執行,在最快的時間內送往疫區。”吳健說。

除了目前大家比較關注的醫用口罩、醫用手套、消毒液、防護服、防護眼鏡等物資,吳健說,他們還在項目推進過程中發現,前期疫區遇到的最大難題就是,病患沒有辦法得到及時的診斷。因此,360很快采購了大量診斷設備,如CT機,移動X光機、PCR等?,F在則是診療并重,除診斷設備外,追加了大量呼吸機、濕化治療儀等治療設備。

大型設備送到醫院后還需要安裝調試和培訓醫務人員使用

大型設備送到醫院后還需要安裝調試和培訓醫務人員使用

當然,在這過程中,也遭遇了很多難以想象的困難,比如已經付款的訂單因為管控無法發貨;供貨商因為有了出價更高的客戶就臨時毀約;假貨、過期貨魚龍混雜,采購人員需要“火眼金睛”……

“發國難財的人確實是有的,但更多的是讓我們感動的人和事。比如有供應商一聽說我們是采購后送往疫區的,不僅給出了低于市場的價格,還另外捐贈了一部分,甚至為我們‘插隊’先發貨。一些大型醫療設備送達后需要進行安裝調試和使用培訓,供貨商會派出技術人員跟我們一同前往。而這些物資送達醫院后,醫護人員又不停地說著感激的話,這讓我們都不知該如何回復,因為真正應該被感激的人是他們。”吳健說。

馳援“點對點”,武漢周邊市也困難重重

“你們有外科口罩嗎?哪怕幾十個也要。”狄拉克是拼多多“抗疫工作組”成員之一,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當他們接到來自黃岡衛健委一位工作人員發來的消息時,內心異常焦急。因為這位工作人員說,為了節省防護服,他們的醫務人員只能9個小時不吃飯、不喝水,因為如果上廁所,防護服就廢了。

疫情發生以來,除了武漢,拼多多也接到了黃岡、天門、襄陽、荊門、孝感、宜昌等湖北七市16家醫院緊急求援,稱前線告急,從醫用外科口罩,防護手套,消毒液,護目鏡,到醫護日常飲食蔬菜水果,涉及20多種保障物資。

比起武漢,這些地方的前線醫療物資也極度緊張,醫護人員日常飲食難以保障,但關注的人卻要比武漢少很多。

“我每天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想怎么搞到醫用口罩和防護服,我們這邊庫存剩下不多,沒有這個醫院開不了門。”據黃岡市新型病毒感染性肺炎防控指揮部王斌科長介紹,目前黃岡市疫情較為嚴重,物資十分緊缺。

1月31日,他向拼多多發來求助信息,拼多多立即予以回應,不到一天時間,就向黃岡啟運了首批6萬多只口罩和2萬只醫用手套。這批貨剛運抵黃岡,就在指揮部的統一調配下,盡快分發至黃岡版“小湯山”——黃岡市中心醫院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等定點醫院的一線醫護人員手中。

狄拉克平時的身份是拼多多農業農村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抗疫工作組”的成員來自于拼多多的各個業務線,不過最近他們都在惡補醫療知識。

狄拉克表示,這次疫情發生后,拼多多捐助湖北七市16家醫院100萬只外科醫用口罩,20萬雙醫用手套,30噸德國消毒液,超過一百噸新鮮水果蔬菜,目前累計響應62家來自各地組織和機構的求助需求。

“這些物資全部是拼多多采購,通過物流合作伙伴,直接送達援助對象。這種點對點不通過第三方的捐助方式,在當前狀態下效率較高,可以更快滿足求助單位需要。”他說。

拼多多100噸蔬果直送武漢4家醫院食堂,保障4600名醫護一個月所需

拼多多100噸蔬果直送武漢4家醫院食堂,保障4600名醫護一個月所需

疫區情勢緊急、情況復雜,困難層出不窮。狄拉克表示,很多時候,只能是“不走尋常路”。“在救援前期,主要的困難是物資短缺,而現在物流也越來越困難,很多地方封了路,前線必須是有資質運輸公司才能進入。”他說。

2月3日,負責往湖北省荊門市京山人民醫院運送拼多多援助物資的一輛大卡車在途中連續兩次遭遇爆胎,導航指引的路線又遭遇封路,于是,醫院派出了救護車,拉著一位補胎師傅來救援。最后,終于在天快黑的時候趕到了京山人民醫院。讓司機師傅李超沒想到的是,已經工作了一天的醫生護士都排在路邊一直在等他。

“目前協助抗疫已經上升為拼多多的階段性核心戰略,拼多多將不設預算上限,只要消費者和前線有需求,公司立即動員全部資源予以響應。”狄拉克說。

科技“戰疫”,物流壓力比618和雙11還大

隨著疫情在春節期間集中爆發,湖北的醫療物資頻頻告急,看著醫護人員用文件夾、垃圾袋自制著防護用品,讓人揪心。更重要的是,如果不快速擴容醫院收治患者的能力,后果將不堪設想??蛇@一切都需要將物資快速足量的送到醫院。

但春節對傳統物流企業來說是一個基本無服務的時間段,只有個別企業能夠提供少部分服務,已經連續八年“春節也送貨”的京東物流,今年遇上了大考。全國甚至全球捐助疫區的物資要快速抵達疫區甚至直送醫院,不是靠著一腔熱血就能完成的任務,而是一件技術活兒,需要科技“戰疫”。

2019年12月31日,雖然當時還并沒有關于新冠肺炎的官方信息,但武漢地區的口罩訂單在京東上出現了一波高峰,隨后是消毒水和洗手液。

京東物流華中區域分公司市場負責人司思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根據大數據反映的情況,華中區申請大量備貨,后來隨著訂單量的逐步上漲,華中區又陸續進行了幾輪備貨,這在后來發揮了重要作用。

疫情集中的湖北屬于京東的華中區,而京東華中區總部就設在武漢,辦公地點距離疫情“風暴眼”金銀潭醫院只有500米。

1月25日,京東開通了“全國各地馳援武漢救援物資特別通道”,提供免費物流服務。截至2月4日,京東物流將來自全國超過1300噸防疫物資以及民生應急物資送往武漢及周邊地區。

京東將物資直達醫院

京東將物資直達醫院

司思表示,在京東完成的很多“不可能的任務”背后,支撐的是京東豐富的智慧供應鏈技術和智能物流經驗。“此次疫情讓我們深刻感受到了大數據的作用。通過大數據能力,除了能夠幫助完成全國物資的快速籌集,也能統籌運力,幫助完成全國物資運輸與運力之間的匹配決策,集中運力完成更多物資運輸。”她說。

還有就是京東在武漢的“亞洲一號倉”。據介紹,武漢“亞洲一號”是京東物流自建的現代化智能物流項目之一,其智能分揀中心日訂單處理能力均達到100萬以上,效率是傳統倉庫的5倍多,智能化程度高、儲存量高、訂單處理能力強使得其在此次抗疫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雖然618和雙11期間,京東的物流和供應鏈體系也會經受巨大的壓力和考驗,但司思表示,抗疫任務帶來的考驗是不同的,挑戰更多。“大促的壓力的量雖然大,但是是分散式銷售,而此次疫情更多集中在武漢和湖北。”司思說。

當然,除了供應鏈和技術能力的重要性,人也是核心因素。“這個春節,京東華中區的所有管理人員都放棄休假,并且下到一線,和兄弟們一起送貨,有人怕但沒人躲。”司思說。

來自京東集團的數據顯示,自1月21日抗擊疫情專項行動啟動以來,截至2月2日,京東已累計投入人民幣近2億元,分別用于防護和醫療物資捐贈、馳援湖北專線運力投入以及針對湖北及其他疫情嚴重地區的民生保障投入等項目。

責編 | 呂江濤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 幸运飞艇技巧交流论坛社区 例排五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还是利空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36选7开奖好彩1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在线配资壹推荐卓信宝配资 众彩网七星彩专家预测首页 怎样看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