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財政部說鼓勵直接捐贈,武漢為何仍堅持紅會統籌?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芳 | 北京報道

當下,湖北武漢一線防控物資的供給仍然非常緊張。為解決供需矛盾,中央相關部門密集出臺各項政策竭盡全力保供。

其中有一項政策是通過擴大接收捐贈主體范圍、減免稅費來鼓勵社會捐贈。

2月7日,財政部副部長余蔚平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為鼓勵社會各界踴躍捐款捐物,緩解醫療救助物資資金的壓力,一方面加大現有政策的力度,擴大接收捐贈的單位范圍,允許直接向醫院捐贈享受優惠。同時取消稅前扣除比例的限制,對企業和個人捐贈給予全額的稅前扣除。另一方面,免征貨物捐贈的增值稅、消費稅等有關稅費的政策。

財政部傳遞的信息很明確:要鼓勵社會捐贈,同時采取的措施一是擴大接收捐贈的主體,允許直接捐贈;二是捐贈減免稅費。

巧合的是,同一天,武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提示:盡量通過紅十字會統籌實現捐贈,以免繞開紅十字會定向捐贈后,增加醫院查驗負擔,帶來安全風險。對繞開紅十字會直接向有關單位捐贈的防護用品,凡涉嫌違法違規的行為將依法處理。

這一消息發出后,頓時引發輿論嘩然。因為它釋放的信號,讓很多人理解為武漢方面的做法與財政部鼓勵社會捐贈、擴大接收捐贈主體的精神相悖。

財政部要求擴大接收捐贈主體范圍,允許直接捐贈;武漢提示,盡量通過紅十字會統籌實現捐贈。財政部決定對企業和個人捐贈給予全額的稅前扣除,免征貨物捐贈的增值稅、消費稅;武漢表示,對繞開紅十字會直接捐贈的,凡涉嫌違法違規的行為將依法處理。

公眾困惑的是,財政部說鼓勵直接捐贈,武漢為何仍堅持紅會統籌?

武漢方面有沒有評估過在武漢紅會公信力備受質疑的當下,一味堅持武漢紅會統籌,是否會打擊社會捐贈的積極性?有沒有評估過有多少人不愿意通過武漢紅會捐贈?

這次的提示是由武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的,作為執法部門理應對所有監管對象一視同仁,如今對“繞開紅十字會直接捐贈的”人或機構進行特別違法提示是否有必要?難道通過紅會捐贈涉嫌違法違規可以不處理嗎?以是否通過紅十字會捐贈劃分主體是否涉嫌差別對待?將辨別假冒偽劣產品的法律義務全部轉嫁至捐贈人是否恰當?

這是來自社會的普遍疑問。

任何權力部門的行政行為都應該依法有據,都應該對全面依法治國保有足夠的敬畏。前些天,《中國經濟周刊》刊發《武漢“紅會”壟斷捐贈物資調配,有違<公益事業捐贈法>嗎?》一文提出了四問,截至目前還沒有看到武漢有關方面的回應。

四問武漢紅會

一問:“所有捐贈的物資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這有法律依據嗎?

武漢市從一開始就要求所有的物資捐贈都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凡向武漢市紅十字會捐贈急需物資的運輸車輛均可進入武漢市。

而據媒體報道,從1月29日起,物流公司針對武漢開通的綠色渠道也只能和紅十字會對接,不再接收個人業務,直接發往醫院的渠道關閉。

然而,從目前結果看,捐贈支配權高度壟斷之下卻無法實現高效、有序和公平,不僅無法滿足抗擊疫情的需要,相反,一定程度上耽誤了一線醫生治病救人。那武漢市為什么要這么要求呢?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專門對此作過解釋:我們強調所有捐贈的物資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它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捐贈者、捐贈的東西能夠及時準確登記在案,捐贈的物資、資金的使用能夠登記在案。

初衷是好的,但武漢市政府這么要求有法律依據嗎?

根據《公益事業捐贈法》的規定,公益性社會團體和公益性非營利的事業單位以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門都可以作為受捐的主體接受捐贈。

而這里的公益性非營利的事業單位指的就是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教育機構、科學研究機構、醫療衛生機構等。也就是說,湖北救治新冠肺炎疫情的所有醫療機構依法都可以作為受捐的主體接受捐贈。換而言之,任何直接給醫療機構捐贈醫療物資的行為都應該得到法律保護,地方政府也無權干涉。

但事實上,民間定向捐贈醫院的物資被官方攔截運送紅十字會的新聞卻不斷見諸媒體。

武漢市有權力指定所有捐贈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嗎?至少從包括《公益事業捐贈法》在內的現行法律看,均沒有授權地方一級政府來指定必須先捐贈給紅十字會再統一分配。除非是國務院授權。

在2003年非典時期,國務院辦公廳曾下發《關于加強防治非典型肺炎社會捐贈款物管理工作的通知》,授權民政部門、衛生部門負責接受社會捐贈款物,中國紅十字會總會、中華慈善總會也可接受社會捐贈。

在既無法律依據,也無國務院明確發文授權的情況下,武漢市規定“所有捐贈的物資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的依據何來?

最新的消息是,2月1日,武漢市政府官網發文稱,武漢市紅十字會對定向捐贈流程作出了適當調整。境內外單位或個人如有定向捐贈醫院,可直接與定向捐贈醫療機構對接,確認后可直接將物資發往受捐單位。

但民間定向捐贈的物流渠道等方面是否暢通仍有待觀察。

二問:分配權是否被濫用?分配不公問題是否存在?

這些天,紅十字會激起憤怒的問題主要歸結于兩點:一是效率底下,二是分配的公平性存疑。

一方面是全國的物資源源不斷運往武漢堆滿了倉庫,另一方面一線醫務人員物資告急的消息在網絡上滿天飛,一線已經十萬火急,但在媒體的報道中,醫務人員去紅十字會領取物資卻處處碰壁。

在央視新聞的直播中,協和醫院的一位醫務人員面對鏡頭說,他們整個科室,前一天僅領到了2件防護服。

有媒體在現場目擊:有醫院等了三小時,只領到一箱口罩,防護服一件也沒有;還有的醫院等了一個上午也沒能領到。

公眾因此十分揪心,而點燃憤怒的則是對分配公平性的質疑,質疑并非完全沒有依據:

例如,即使在兩次說明之后仍無法解釋清楚為何將1.8萬只口罩分配給了不在定點救治之列的莆田系仁愛醫院,而只給一線主力協和醫院3000只?捐贈物資分配的原則和依據是什么?

天眼查信息顯示,捐贈方北京森根比亞與被捐贈方武漢仁愛醫院有著錯綜復雜的關聯關系。網友質疑,捐贈方是否為了避稅,左手倒右手,虛假捐贈?湖北省紅十字會有沒有對此進行查實,為什么在兩次的公開說明中始終沒有回應?公開信息還顯示,湖北省紅十字會與仁愛醫院在過去數年有過多次密切合作,兩者之間的關聯究竟有多深?

又比如,媒體曝光的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公務用從武漢市紅十字會借用倉庫運走的那一箱“配給領導”的3M口罩,物資發放的依據和原則是什么?領取之前是否已經確保一線醫務人員物資得到優先保障?程序是否正當?

2月2日中午,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對此回應如下:經查,為保障和解決機關一線工作人員防護問題,市政府辦公廳疫情防控工作專班相關人員向市應急物資儲存倉庫問詢和了解了防護用品儲備情況。市應急物資儲存倉庫管理人員告知,相關防護用品已按要求發放給了全市各醫院、社區,目前倉庫存有少量防護用品。2020年2月1日下午2:30,該工作人員參加市應急物資儲備與管理工作會議時,找市應急物資儲存倉庫管理人員領取了口罩等相關防護用品。市應急物資儲存倉庫管理人員對整批物資統一辦理過登記、審批等手續。

這個回應很多網友表示看不懂。

三問:究竟是誰掌握了分配權?

武漢紅十字會曾辟謠解釋:武漢市紅十字會只負責接收捐贈物資,具體的發放和分配,是由市衛健委統一根據各個醫院的實際需求調撥安排。

但針對社會質疑所做的“關于捐贈物資分配有關情況的說明”又均以湖北省紅十字會名義發布。

據三聯生活周刊在武漢紅十字會物資倉庫采訪了解,現場的指揮小組,包括牽頭的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和來自市統計局、衛健委等職能部門的人員,但關于具體的分工細則,雙方說法卻相互矛盾。武漢市紅十字會稱,紅十字會只負責接收,沒有權力決定發放和匹配,這一任務由衛健委等部門決定;而一名衛健委的相關負責人則表示,市衛健委和其他職能部門是協助紅十字會工作。

那么,問題來了,物資的分配權究竟掌握在誰手里?既然物資是公眾捐贈的,物資到底由誰來決定發放和分配毫無疑問公眾應該有知情權,這樣才有可能實現有效的監督。

四問:如果是紅十字會陷于混亂,內部人鉆了空子怎么辦?誰來監督紅十字會?

馬國強書記在發布會上還解釋說:物資捐贈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是為了統一歸口,避免在現在疫情防疫防治的這個過程中由于混亂,被某些人或者有一些人來鉆空子。

這個擔心當然是必要的。但馬書記擔心的問題,在《公益事業捐贈法》里都有完善的規定,例如,對挪用、侵占或者貪污捐贈款物的,責令退還所用、所得款物,并處以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所以,這些問題,如果發生了,應交由法律解決。

但現在的問題恰恰相反,在紅十字會壟斷了捐贈物資調配權之后,公眾對紅十字會可能存在的混亂和鉆空子行為產生了強烈的質疑。

在洶涌的輿論壓力之下,湖北紅十字會表示,將對直接責任人依紀依規追責。但輿論監督并非常態機制,如何實現對紅十字會的內外部監督常態機制才是關鍵。

網友們強烈呼吁,中央指導組派出督查組重點關注一下湖北和武漢的紅十字會。

2月1日,湖北紅十字會表示,將對直接責任人依紀依規追責。

當然,根據《公益事業捐贈法》和《刑法》規定,受贈單位的工作人員,挪用、侵占或者貪污捐贈款物的,或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構成犯罪的還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發布編輯:周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