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從武漢歸來的縣城探親者:一場沉重的自我隔離

《中國經濟周刊》見習記者 鄧雅蔓|廣東湛江報道

黃妃灼的居家隔離生活是從大年初一(1月25日)開始的。那一天,妻子在外面幫他買了很多吃的放在廚房后,就收拾行李帶著孩子回鄉下了。

隔離生活一開始,黃妃灼還會主動去找關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新聞去看,但隨著疫情數據不斷公布、確診人數持續增長,他覺得自己承受的心理壓力越來越大,就不敢再去多看了。

他的壓力主要源于兩方面。“一是對與父母妻兒生離死別的恐懼,二是左鄰右舍的眼光,我不敢再想下去。”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每次一看到確診人數增加,他的心就會狂跳不止,好一會兒才能平息下來。

幸運的是,在居家隔離一周多的時間里,他的身體沒有出現疑似癥狀。每天為其檢測體溫、記錄其身體情況的社區工作人員也告訴他,他的體溫情況比較平穩,沒有出現發燒癥狀。

但是,他內心的擔憂并沒有因此而完全停止。

危險的疏忽

早在20歲那年,黃妃灼就開始在武漢市白沙洲農貿市場從事蔬菜批發生意,通過將海南蔬菜基地種植的熱帶蔬菜運到武漢去出售,從中賺取差價。8年時間過去了,他在該農貿市場有了自己的固定攤位和相對穩定的客源,武漢成為他的長期居住地。

最開始聽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的新聞時,已經臨近過年,黃妃灼的蔬菜生意比較繁忙,并沒有太放在心上。直到1月20日,“那天不止我的攤位,整個白沙洲農貿市場突然變得很冷清,明明前一兩天都還是很熱鬧的。”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從那時起,他才意識到武漢的情況可能沒有開始想得那么簡單,但依然沒有想得太嚴重。

據黃妃灼回憶,在白沙洲農貿市場工作時,他見到的野生動物并沒有新聞上提到的蝙蝠、果子貍那些,但是有野雞野鴨。“那時我覺得野雞在菜市場出現并不奇怪,其他市場也有的,就沒有多想。”他表示。

1月22日上午,黃妃灼按照原定計劃,從武漢乘坐飛機回老家廣東湛江市探親。他的機票于10天前購買。中午12點左右,他抵達湛江機場,并于1個小時后乘坐的士返回家人居住的徐聞縣。

坐在回家的的士車上時,黃妃灼忍不住打開手機去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相關新聞,隨著網上關于肺炎的消息鋪天蓋地襲來,他心里的擔憂不斷加深。“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回到湛江后,我感覺自己喉部不適,并有輕微咳嗽,那時看到新聞說咳嗽也是癥狀之一,而且源頭在武漢,我心想完了,自己是不是已經得了。”

為慎重起見,到達徐聞縣后,他沒有回家,直接到了縣人民醫院進行治療和檢查。黃妃灼的舉動,不僅引起了徐聞縣疾控中心的關注,也在同車司機以及另外5位乘客中掀起了軒然大波。他們沒有想到,只是一起拼輛車回縣城,他們就變成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觸者。

當天晚上,徐聞縣疾控中心依照規定對此事發布了一則通告,雖然報告中只提到“咳嗽病人調查”,但對于包括黃妃灼在內的7人真實姓名、地址的公布引起了本地民眾很大關注。

所以,盡管在1月22日—1月24日在醫院的隔離檢查中,黃妃灼肺部CT沒有陰影、兩次核酸檢驗為陰,很大概率上并沒有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他的平靜生活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被打破了。

“我和我的家人因為此事受到了不少困擾,后面工作人員確實有跟我們道歉,我們也澄清過,但是老家人對你的那種恐懼還是有的。”與黃妃灼同乘一輛的士的乘客陳欣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開始她很擔心會感染給小孩,心里有點崩潰,后面了解到疫情感染條件和黃妃灼的情況后,才意識到可能是“虛驚一場”。在看到武漢醫療物資告急的消息后,跟身邊不少朋友一樣,她也盡自己所能對武漢進行了捐助。

小縣城的抗“疫”戰

截至2月4日,徐聞縣還沒有出現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個案,是湛江市“四區五縣”中僅有的三個零感染地區。湛江市其他六個地區都已經出現了確診的個案,比如雷州市(縣級市)。

雷州市目前確診的兩個案例均是來自于武漢的探親者:一位是“武漢上門女婿”,另一位是他的妻子(雷州人)。他們夫妻倆春節期間返鄉探親,在沒有提前進行身體檢查的情況下,與老家親友進行了聚會活動。據了解,目前有24人因與他們聚會被隔離觀察,目前有1例出現疑似癥狀。

1月30日,繼啟用華僑酒店作為隔離基地后,雷州市啟用松竹寬儀中學作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本地患者密切接觸者的隔離基地?!吨袊洕芸酚浾卟樵兊貓D發現,該中學位于松竹鎮客運站附近,地處270國道邊上,遠離居民區。

此外,由于此次疫情的突發性和傳染性,包括雷州市在內的整個湛江市都出現了醫療物資告急的情況。“醫用口罩都是去疫情一線的工作人員才能排隊領取,多數人是用棉布的自制口罩將就一下。”當地一位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由于多個快遞停運和藥店存貨有限,本地大部分民眾都沒有買到質量有保障的口罩和酒精。

1月26日,廣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和湛江中心人民醫院先后發布了接受社會愛心捐贈的公告,稱自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作為湛江定點收治醫院,醫院每日消耗大量防護物資,目前防護物資庫存告急。

直到2月3日凌晨,湛江市從海外購置的首批330箱醫療物資(7000套防護服、10萬個醫用口罩等)才從海南省三亞市運抵。據《湛江日報》消息,在防控疫情物資緊缺的困境下,1月31日,湛江市多個部門有關負責人趕赴海南與委托機構進行對接,并于第2日與該機構簽訂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疫情境外物資委托采購協議》,這是湛江市首次進行境外大規模采購防控物資。

來自武漢的確診病人給縣城帶來的風波不僅是工作和物資壓力,也給當地民眾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情緒。吳濤家里就遭遇了這樣的情況。吳濤的妹妹吳可珍是一名“武漢媳婦”,在大年二十九回雷州探親前,他妹妹先在醫院做了檢查,顯示肺部CT沒有陰影、兩次核酸檢驗為陰,于是放心地回了老家,并在那時見了吳濤。

但隨著雷州市上述兩個案例的出現,鄰居們對于他妹妹的懷疑聲音越來越大,當地的機構提出希望他們進行復查。吳可珍前往湛江市的醫院進行復查后,吳濤一家所居住的小區也在業主們的要求下被更為嚴格的管理。

目前,吳濤一家是足不出戶的,他們需要買什么東西就線上列出來告訴物業管理人員,并轉賬過去。“后來的復查也是顯示我妹妹其實沒有感染上,但是現在外面也不安全,我們短期內就不打算出門了。”吳濤表示。

這場疫情讓他變得比以前更加敏感。“聽到一些詞比如‘肺炎’、‘孩子’和提到我妹妹的時候,我會很容易變得煩躁,在想對方到底有沒有惡意。”他表示。

和吳濤一樣,黃妃灼也將繼續進行自我隔離。“可能等到武漢的疫情明朗化之后,我才會開始出門。”他表示,考慮到周圍其他人的安全,居家隔離于他而言是一個比較穩妥的選擇。

除了掛心家人,這幾天他考慮比較多的還有未來的生計。“我在武漢的蔬菜批發生意算是結束了,不知道接下來還可以做點什么來養家。”黃妃灼表示。

責編:呂江濤

(編輯:呂江濤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