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是怎么建成的?聽聽“勤史黃”、“送高宗”們怎么說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 湖南報道

10天建成面積超3萬平方米的大型醫院,這是屬于武漢蔡甸火神山醫院的奇跡。

2月4日,火神山醫院已正式接收第一批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與此同時,按照統一模式設計、規模更大的雷神山醫院正在爭分奪秒地沖刺。

這是一場與“瘟神”的賽跑,選手們包括數千萬在線觀看施工直播的“監工”們口中的“送高宗(汽車起重機)”“送灰宗(混凝土泵車)”“勤史黃、小黃(挖掘機)”“多爾袞(壓路機)”等鋼鐵英雄,折射出一群中國工人的拼搏鏡像。

“沒日沒夜地挖”

1月23日,農歷臘月二十九,參照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在武漢建設專門醫院的命令下達,目標是10天建成一座床位達1000個的大型醫院,集中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時值春節,企業放假,工人返鄉,武漢封城,重重困難擺在眼前,這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中建三局是火神山醫院建設的牽頭單位,當即發出“英雄召集令”。

中建三局三公司項目經理方翔說:“按照常規流程,3萬多平方米建筑量的項目,至少要兩年。緊急狀態搭建臨時性建筑都需要1個月,更何況是新建一座傳染病醫院?”

“1月23日,我接到中建三局的電話,要挖機,要去修建火神山醫院”,武漢鼎盛星辰工程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下稱“鼎盛星辰”)葉玉雷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一接到電話,葉玉雷立刻聯系拖車,要把挖機運到火神山醫院工地。不過,這并不容易。“當時,正下雨,第二天就過年了,有的人不愿意跑;有的人是害怕,不敢去。”打了一圈電話,葉玉雷都沒能找到拖車。“幸好三一重工幫忙聯系上了拖車,3臺中型挖掘機,2臺是我自己的,還有1臺是朋友的。”葉玉雷說。

挖機找到了,還要找機手。沒想到,雖然鼎盛星辰的外地機手們已經放假返鄉,但“武漢本地的還蠻好找的,頂上去干”,葉玉雷說,沒有人講條件、講價錢,“這個時候,就看出人的境界,如果境界低,給再多的錢,也不愿意出來。”

23日晚上,葉玉雷率領他的小分隊趕到火神山醫院工地,開挖,沒日沒夜地挖。

那么大的場子,那么多的挖機同時開工,緊張而又宏大的施工場景讓干了多年挖機行業的葉玉雷深感震撼。1月27日,葉玉雷和他的“小黃”完工撤場。

回到武漢東湖高新區佛祖嶺的家中,葉玉雷和家人們就沒有下過樓,家中的糧食和蔬菜即將告罄,焦灼地等待著疫情早點過去。說起參與過火神山醫院的建設,他表示,在家里呆著也是干著急,出一份力,心里總要舒服一些。

防止二次污染,整座醫院地下鋪滿防滲膜

1月25日,庚子年正月初一上午,正在湖南長沙老家的朱金榜接到了高能環境總部的電話,任務是火速組隊前往火神山醫院。

高能環境是防滲領域知名企業,是以環境修復和固廢處理為核心業務的環境系統服務商,與其兄弟公司東方雨虹共同承擔火神山的防滲漏工程、污水處理和醫療垃圾處理三大部分,朱金榜要做的是防滲漏工程。

朱金榜沒有猶豫,其實心里很不舍。“老媽年前做了個大手術,是絕癥”,他說,自己要去武漢,老媽和家里人都擔心,但是沒有一個人反對,都知道這是該做的事情。

中午,朱金榜已經召集分散在湖南各地的20多名隊友,“逆行”武漢,“大家都沒有想那么多,只覺得有這個機會盡份力就該去。”

晚上,朱金榜團隊抵達武漢,等待他們的還有來自湖北的30多名隊友,拿到施工圖紙一看有點懵。“與普通的醫院不同,火神山是參照小湯山模式設計的,整座醫院地底都要鋪滿防滲膜,防止廢水廢液滲漏到地下,防止二次污染”,朱金榜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3萬多平米的場地要鋪滿防滲膜,工程量大且工期太緊,施工期間,朱金榜感到最頭疼的是物資調配。一是因為春節期間,武漢當地備貨少,只能從全國各地去調配物資,二是因為武漢封城,有時候光是過一個收費站就要協調好幾個小時,千方百計才能把材料運送到施工現場。

施工現場更讓人傻眼,朱金榜說,按常規是要先看現場施工條件,做好規劃,安排好人員,可實際上,現場施工隊伍多,作業機械也多,“那么大的場地,協調難度很大,要保證工期和質量,工序的前后配合很不容易。”

整平、鋪沙、鋪膜、澆筑混凝土,每一道工序都在拼命往前趕,然而,施工中,臨時出現各種問題需要現場解決。按照設計,地基最底下鋪15公分細砂,中間是防滲膜,最上面鋪25公分細砂。但由于要搶工期,最上方只鋪細砂不方便開車,行車容易造成防滲膜斷裂,讓防水層失效。施工隊伍現場提出的建議是,最上方使用20公分的干拌混凝土替代細砂。這一方案被采納。

正月初二備料,初三鋪膜,初四晚上分出一隊前往雷神山工地,初七晚上火神山醫院防滲膜鋪設完工,進度極快。朱金榜說,收工后,自己和隊友們在武漢隔離觀察兩天后,正月初九回到湖南,在當地政府指定的場所隔離觀察。“這里條件不錯,大家都很穩定,身體很正常,就希望雷神山(醫院)更快完工。”

26歲吊車司機:“不敢想兒子,一想就受不了”

“勤史黃”退場,鋪膜完成,地下工程完工,輪到“送高宗”上場吊裝“白居易(集裝箱)”。

正月初四(1月29日)晚,1994年出生的河南新鄉原陽的薛世豪報名前往武漢火神山。

他是中聯重科的一名汽車起重機(俗稱“吊車”,被網友戲稱為“送高宗”)操作手,吊裝集裝箱急需他們大展身手。

5臺設備,10個人,薛世豪說他們小分隊“沖鋒陷陣,當天晚上就到了火神山,初五一早就開始干活,就跟搶東西一樣”。

薛世豪介紹,吊車作業拼裝,先是將一塊塊板子拼成一個2.5米左右的集裝箱,然后再用吊車把集裝箱搭成兩層,就搭建好了醫院的骨架。

施工的吊車載重量從25噸到130噸的都有,一個集裝箱3噸左右,小噸位吊車平時夠用,但大噸位可以更長距離施工,在這里正好派上用場。

7000多名工人,1000多臺套設備,沒日沒夜地24小時施工,到2月2日,火神山醫院正式交付。

2月3日,正好是薛世豪的生日。他說終于可以輪休一次,這么多天沒有洗過澡,也沒怎么休息,前幾天差不多就是24小時連續干,開十三四個小時就休息一下,實在困得不行就在駕駛室里趴一會。這種狀態,他的家人并不知情。

來到武漢,薛世豪沒有和家里聯系過,家里人也沒有給他打過電話。“家人知道我的脾氣,就是給我打電話也是說兩句寬心的話就掛了,他們的這種沉默就是我最大的支持和理解”,薛世豪說。不過,硬氣的底層下,2017年退伍的他說起一歲零四個月的兒子時,“一想到開車來武漢的時候孩子在哭,心理防線更低,不敢想,也不能想,會忍不住流淚。”

2月4日,已轉場雷神山的薛世豪發了一條朋友圈,“第六天,為自己加油”。

按計劃,2月5日,雷神山醫院交付,新增床位1600張。

責編 | 陳棟棟

(編輯:陳棟棟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 江苏快三预测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体彩11选5 极速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今日tcl股票行情 广西快三开奖直播视频 爱股轩台湾老师走了 排列三死规律 征途app赛车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