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富士康大象轉身難輕盈

工業富聯轉型工業互聯網能否如愿以償?

76 郭臺銘 (視覺中國)

郭臺銘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棟棟 | 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6期)

工業富聯(601138.SH)最近以另一種方式成為熱點:在早前股價連續3個漲停,一路摸至26.36元新高后連續下挫直至破發,再一個就是董事長陳永正宣布辭任。11月21日,工業富聯股價跌至12.52元,較最高點跌幅過半。工業富聯今年6月創造的36天A股過會紀錄的榮光快速消逝。

“不應過多地關注工業富聯的股價,而應從更高的角度關心工業互聯行業有沒有未來。” 盡管工業富聯創辦人郭臺銘11月8日在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對外界的疑問做出隔空回應,但這家“獨角獸”上市后的一系列變化還是讓外界開始重新審視它:工業富聯轉型工業互聯網能否如愿以償?

盈利能力降低,換帥求變?

工業富聯披露的三季報顯示,該公司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為2839.2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32.09%;前三季度營業成本為2607.97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35.14%, 成本增速快于收入增速;前三季度歸屬上市公司凈利潤97.56億元,同比微增2.69%。

值得注意的是,其第三季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下稱“扣非凈利潤”)負增長。第三季度營業收入為1249億元,同比增長60%;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39.39億元,同比減少12%;毛利率為4.2%,凈利率為3.2%,較上一季度均下降0.2個百分點。

不難看出,雖然工業富聯營收增長較快,但盈利能力顯著下滑,毛利率和凈利率一降再降。

工業富聯曾在10月下旬宣布,公司董事長陳永正申請辭去董事長、董事、第一屆董事會戰略決策委員會及薪酬與考核委員會的相關職務。公司董事會同意提名吳惠鋒為第一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選舉公司董事李軍旗為公司第一屆董事會董事長。

工業富聯早在今年9月就進行過一輪董事調整,當時是董事毛渝南辭職,李杰被提名為第一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同時擬選舉李杰為副董事長。

此次新當選的董事長李軍旗,和上個月提名為董事的李杰都有著很強的技術背景,兩位都是機械工程博士出身,李軍旗長期擔任工業富聯子公司基準精密工業(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這兩次人事變動被外界認為與其不斷下跌的股價密切相關。

工業富聯上市至今4月有余,如今的股價已經跌破發行價,與上市首日即走出44%的漲幅,上市第四日股價最高達到26.36元的輝煌景象相比,已下滑過半。10月19日,工業富聯股價創下上市以來最低紀錄——11.11元。截至11月21日收盤,工業富聯的股價為12.52元,市值也大幅縮水。

“現在能夠聽到的都是工業富聯自身的宣傳。畢竟還沒有什么客戶站出來說工業富聯的Beacon工業互聯網平臺好。因此,盡管工業富聯的上市一路綠燈,但是資本市場并不特別看好,其他企業也并不是很買賬。”工業互聯網專家、走向智能研究院執行院長趙敏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分析。

代工廠如何一夜之間變身高科技公司?

工業富聯全稱為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是郭臺銘掌舵的鴻海集團旗下知名的子公司?!吨袊洕芸酚浾卟樵児I富聯財報發現,工業富聯 2017 年銷售收入為 3545 億元,占鴻海集團的 35%。鴻海集團為蘋果代工等優質業務并未注入工業富聯。

因主營業務始終不能擺脫“代工廠”的標簽,工業富聯轉型“工業互聯網”的說法一直被外界質疑。此外,對蘋果產業鏈的依賴,也壓縮了其業績增長的空間。今年以來,蘋果供應鏈廠商均在不同程度上面臨著股價下跌的形勢。不久前公布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顯示,瑞聲科技的潘政民夫婦、藍思科技的周群飛身家均跌去百億元。除這兩家外,丘鈦科技、比亞迪電子等手機供應商,受手機市場負增長等大環境的影響,業績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股價大幅下跌。

工業富聯的母公司鴻海集團是一家在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代碼 2317)的企業,長期居于臺股上市公司市值前三。成立于1974年的鴻海集團在國際資本市場并不是一個新人,1991年在臺灣證券交易所登陸,1999年在倫敦證券交易所發行存托證券,2005年分拆旗下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此次在A股分拆子公司上市,也是中國臺灣上市公司分拆資產A股上市的第一例。

相比A股市場對富士康的熱烈擁抱,境外資本市場似乎并不看好鴻海集團的業務前景。郭臺銘在2018年福布斯排行榜上依舊是臺灣首富,且一直在公開場合試圖摘掉鴻海集團蘋果代工廠的帽子,但是鴻海集團的股價卻表現不佳。

鴻海集團一直被視為蘋果的上游生產商,自2017年蘋果發布iPhone X及iPhone 8手機后,市場就屢屢傳出銷售不及預期的消息,拖累了鴻海集團的業績預期,導致其股價自去年8月開始連續下挫。

2017年,郭臺銘通過一系列并購重組,將60家旗下子公司打包成現在的工業富聯,其中就包括濟源鴻富錦、武漢裕展、鶴壁裕展、德州富鴻等空殼公司,凈資產、凈利潤全部為0。

有觀點認為,這些空殼公司成為工業富聯演繹資本“空手道”的棋子——前期自地方政府處獲得土地廠房、稅收優惠等招商引資紅利,后期通過IPO募集資金將空殼填滿。

對于上述疑問,工業富聯方面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稱并無此情況。

更多的質疑在于,一個由數十萬人組成的代工企業,何以在一夜之間就成了高科技公司?“恐怕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工業互聯網是工具,不是神器。企業轉型是踏踏實實地練內功,而不是變魔術。畢竟,代工公司和高科技公司之間還有好幾條街的距離。”工業互聯網專家、走向智能研究院執行院長趙敏分析。

轉型之難:換個馬甲就能換道超車?

在業績下滑和股價下跌的情況下,工業富聯兩次人事變動,特別是重用兩名技術專家,外界認為其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轉型的決心和力度。富士康公司有關負責人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確認了這一消息。

不過,整個工業互聯網行業目前尚處于發展初期,實現盈利的平臺并不多,工業富聯未來的發展道路并不平坦。

作為近年的熱門話題,工業互聯網并不神秘。其本質就是利用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改造提升傳統制造業。新一輪科技革命賦予人們更多的工具,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因此也有了更多選擇。

2015年開始,大量裝備、自動化類企業進入了工業互聯網領域。中國信通院兩化融合與智能制造研究院主任劉默介紹,當前布局工業互聯網主要有4類企業,分別由裝備和自動化企業、制造企業、軟件企業、IT企業來主導。“盡管當前工業互聯網非常熱,平臺也很多,但商業模式仍在摸索中。”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楊學山認為,確實需要認真思考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模式。“只有我們真正了解工業互聯網是什么,為什么,怎么讓它真正為工業發展和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發揮作用,才算抓到了點子上。”在他看來,互聯網再偉大也不能替代人類在工業領域取得的進展,不能由它來解決工業發展面臨的所有問題。

工業富聯發展當前面臨的困境,是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的一個縮影,反映了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的艱巨性。工業互聯網還沒有成熟的架構和大場景支撐,即使德國西門子、美國GE等公司也還只是架構。

78

工業互聯網很難像消費互聯網那樣“通吃天下”

“發展工業互聯網是一個長期的事情,估計要5~10年才能形成產業。”國家千人計劃專家、工業大數據應用技術國家實驗室主任祝守宇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致力于在工業互聯網領域發展的公司,還是要培養符合互聯網業務特點的新模式和新產業。

工業服務聯盟秘書長彭國華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無論是國外的領頭羊GE predix,還是國內的富士康工業互聯網,都面臨著很大問題。

與消費互聯網“通吃天下”“跨界打劫”不同,工業互聯網跨行業需慎重。“別一不留神跨到溝里。老子說‘企者不立,跨者不行’,意思是說踮著腳尖不能長久站立,使勁邁大步反而不宜遠行。通俗地說,就是小步穩走,時間長久;步子過大,容易扭胯。” 趙敏說。

作為全球第一制造大國,我國可生產500多個小類的工業品,機械、服裝、石化、食品、電子,不同行業,千差萬別,管理模式、企業基礎、行業知識都差異極大,甚至完全不同。生產設備更是一個龐雜繁復的大家族,數據接口形式不統一,通信協議數千種,有些就是“啞設備”,數據無法采集;即便能采集的設備,采集上來的數據也未必能完全滿足智能化管理的需要。此外,一些客戶出于安全保密等考慮,不愿意將這些數據交由第三方進行管理與分析。

以上諸多因素,決定了工業互聯網跨行業之難。趙敏認為,工業的發展需要日積月累。且不說作為外行的消費互聯網,對有一定行業經驗的工業互聯網公司而言,進軍一個新行業,也意味著新行業知識的欠缺,靠自身積累,很難在短時間內為用戶提供真正的幫助。

郭臺銘能帶領工業富聯在工業互聯網的漫漫征程上走多遠?工業互聯網還將遇到哪些新問題?這些都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fm

2018年第4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牛牛斗牛 辽宁11选5走势 江苏11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福建11选5任选五中4 长春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捕鱼达人3正版官方下载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综合资料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管家婆